文學館 > 后媽很好當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什么關系

第一百二十八章 什么關系

  他越問江若男的眉頭皺的越緊。

  一旁的孟雅君聽得也不對味:“叔父!”

  “Sorry!Sorry!對不住對不住!”孟敦儒回過神,連連道歉,“我真是著急了,昏了頭了,昏了頭了!”

  他連連拍著額頭,十分懊惱。

  江若男臉色才稍微好一些:“我父母都健在,所以,老先生這么問,的確有點讓人不適。”

  “不過,我也能理解老先生的心情。”江若男很清楚,孟敦儒會如此失態,都是因為她這張臉。太像了。

  孟雅君幫著解釋道:“實在是江小姐和小嬸太像了,不瞞江小姐,叔父和我這番回國,其實也有受小叔父和小嬸所托為其尋親,小嬸很小就與生親分離,這些年不光是小嬸,小嬸的家族也都在尋親。”

  孟敦儒點頭:“是啊。江小姐,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江小姐如今的家庭關系,很有可能,你和弟妹真有關系!”

  “這不太可能。”陸振軍坐在一旁,聽到這里就搖搖頭,“如果像你們所說,那位尋親的,肯定是身份不太方便吧。可江若男同志作為我的愛人,結婚報告經過上頭的審批,她的身份背景是完全沒問題的。”

  “對。”江若男自己也確定,他們家可是真真的干干凈凈的貧農!

  孟敦儒和孟雅君同時心頭一驚,看到陸振軍,都皺起了眉頭:“這位陸同志,我那位朋友現在確實不太方便回國,但是尋親行為卻是對當局絕對不會有任何影響,還請您行個方便。”

  陸振軍點頭:“這事不在我的職責范圍內。”所以他當然不會多嘴。

  如果孟敦儒是那些心懷叵測的造|反|派,就根本不會花大手筆投資那么多當局的建設。即便是身份職業在這里,陸振軍也明白,即便大環境不安定,卻也不能矯枉過正。

  而江若男在陸振軍的示意下,也淡定了許多:“我家祖籍就在S省陵城,父母都是當地人,祖上就姓江,我父親叫江興榮,今年…56了,母親叫楊九華,今年48了……”

  江若男一邊說著,孟敦儒的眉頭卻越皺越緊:“江、姜……不對、不對……年齡倒還對得上……你確定你的祖籍就是在陵城?你的祖父母呢?你見過嗎?”

  他這么問,是因為戰火中很多人流離失所,現在所在的地方,并不一定就是他們的祖籍。

  “我確定我的祖籍就是在陵城,我祖父母在我父親很小的時候就亡故了,我父親和我母親都是孤兒,相互扶持。這些村子里的人都知道。”她全是依照原身所知的記憶來說的,畢竟楊九華以前就經常念叨他們過去的不容易,激勵她們認真讀書。

  “是這樣啊……”孟敦儒皺緊了眉頭,這樣說的話,似乎又全都對不上了。

  他卻還是不肯死心:“那你父親父母可曾外出過?你和家里的親人長得像嗎?”

  這是什么意思,難道還懷疑她不是父母親生的嗎?

  江若男沒有繼續回答,而是開口:“老先生,你問了我這么多,我是不是也能問一句,你說的那位尋親的人,她的情況又是怎么樣的呢?”

  這態度,就是他們不說的話,她也不會繼續配合了。

  孟敦儒遲疑了一下,看了一眼陸振軍:“事關弟妹的私事,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你說吧,就算她是琉球那邊的人,這種私事,我還不至于草木皆兵。”什么大陸琉球,在陸振軍眼里,都是一個國,只是當局的權力爭斗,更多的人,其實也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。

  “不是!你不要亂——”孟雅君條件反射就是否認,這個時候,哪怕是他們孟家如此勢大,也不能明目張膽說和琉球那邊有聯系。攘外完了,就要安內。當局可以容忍他們有海外關系,卻不可能容忍他們和琉球往來,尤其還是那樣的人家。

  “不用。”孟敦儒嘆口氣,“我們行得端坐得直,不用擔心那些莫須有的。”

  他面帶苦笑,也是,說得這么明顯,陸振軍能聽出來也沒什么意外的。

  “既然陸先生是江小姐的丈夫,也不算外人,這些話知道也無妨。”他是覺得,江若男可能并沒有完全說實話,而他想要繼續查證,也是不可能繞過陸振軍的。與其到時候真的驚動軍方,還不如就這樣私下里說。

  畢竟就憑江若男這張臉,哪怕真的沒關系,到時候一旦泄露出去,陸振軍作為江若男的丈夫,也同樣會受牽連。說到底,他們已經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。

  想通這點,孟敦儒也并不擔心了。

  他讓孟雅君清了場,幾個人又進了書房,孟敦儒確保不會有人偷聽,才緩緩開口。

  “陸先生說的對,弟妹一家不能大張旗鼓回國尋人,的確是因為她現在是琉球的人。但其實,二三十年前,誰不是這片土地上的人呢?”

  孟敦儒緩緩說道:“我這位弟妹,本該姓姜,姜子牙的姜。如今定居M國,而她在琉球還有一個雙胎兄長,母族勢大……”

  聰明人不用明說,便都知道這是什么意思。

  江若男已經覺得聽不下去了。跟琉球那邊有牽扯就算了,而且還不是一般人家,這時候沾惹上,真真是要命的!

  “老先生,你不用說了,我很確定,我們家肯定沒有這樣的親戚。你如果真要說,倒不如直接說她要尋的親是哪門親,或者說,我和她有可能是什么關系。”

  孟雅君皺起眉頭,有些不滿:“江小姐,這說來話長,不是一兩句能——”

  “事實上,很有可能我跟她什么關系都沒有。而我并不想知道這些密辛。”江若男面沉如水,“我就是一個普通人,不想擔驚受怕。”

  “江小姐!”孟雅君還想說什么,她覺得江若男這樣有點拿喬,卻被孟敦儒阻止了。

  他面色溫和: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既然如此,那我也先不說這些。簡單點說,我這位弟妹,在四歲的時候,母親帶著她和兄長回娘家省親,卻遭遇山匪,母親被擄,她和兄長被外家救走,幾年后回鄉,家里已經家破人亡,父親不知所蹤,后來他們跟著外家輾轉到了琉球,再也沒見過雙親。”

  “所以她想尋的,是父母雙親。”

  http://www.ziaxca.live/wenzhang/130/130463/475190814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iaxca.live。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wxguan.com
江苏快三走势图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