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館 > 福運娘子山里漢 > 第87章 等她發了財

第87章 等她發了財

  朱氏看著別人拿回去的白面饅頭還有焦黃的糖餅,心都快疼死了,恨不得劈臉上去奪下來。

  說來說去還是那個賤丫頭的問題,上梁都不知道去老宅通知一聲,凈便宜外人了。

  季明茂聽說都搶完了,把朱氏手一甩,就開始哭鬧起來。

  “你非睡懶覺,好了吧,人家都把好東西搶完了!我不管,我也要吃糖餅,我也要吃糖球!”

  另有路過的聽了后就道:“你不是人妧丫頭三嬸嗎?現在過去看看唄,她還能不留著點孝敬你這三嬸?”

  這是在擠兌朱氏呢,朱氏又怎么會聽不出來。

  她當場叉著腰罵回去:“吃的都堵不住你的臭嘴,小心別被那白饅頭給噎死!”

  見她惱了,周圍的人更是哄笑一團。

  “娘……”季明茂想吃,又不敢去,他現在特別怕那賤丫頭。

  朱氏想起之前的幾巴掌,臉還隱隱發疼。

  隨大流進去搶還行,現在人都回來了再讓她一個人去,她怕那賤丫頭瘋勁上來,有命拿也沒命吃。

  “走!咱回去找你爺奶告狀去!”

  毛氏這回也搶了不少東西,用圍裙顛顛的兜回家,一看早飯還沒做,就走到姜武和田嬌歇的那屋使勁拍門。

  “都多早晚了還不起?還當自己是新媳婦,等著我做好了端嘴邊喂你呢!”

  屋里面先是咚一聲響,緊跟著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。

  過了一會兒,姜武才趿拉著鞋來開門,還打著哈欠,一臉沒睡醒的樣子。

  “娘你起這么早干啥呀,家里又沒事做,昨晚我和嬌嬌睡的有點晚了……”

  毛氏從半開的門縫往里面瞄,見田嬌才下炕,正在那攏衣服呢,一看倆人在屋里就沒干好事。

  娶個這樣的狐貍精,能不睡晚?

  “那就不能睡早點,成天瞎折騰個啥!這都幾個月了,也沒見有啥動靜……”

  毛氏的臉不好看,田嬌臉也好看不到哪去。

  婆婆話里話外嫌她肚子沒動靜,不過就是尋個由頭,她現在看自己不順眼,哪哪都能挑出刺來。

  田嬌快速梳好頭,換了個笑臉走出去:“娘你別急,我這就去做飯……”

  毛氏現在一看她笑的輕浮樣就來氣。

  “都要餓死了,咋不急?你滿村里看看去,誰家媳婦能睡到這時候還不起的?敢情我們家是迎回來一個王母娘娘啊!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就落一張巧嘴,啥正事也不干,成天就勾搭男人擱炕上混了,你倒是給我姜家混出個種出來啊!”

  這是什么狗屁話!田嬌又氣又羞,眼淚霎時間涌了上來。

  “娘,我們昨晚弄菜呢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  姜武也覺得她娘說話難聽,更不忍心看田嬌受委屈:“嬌嬌想法子賺錢,還不是為了這個家好嗎?娘你怎么就不知道體諒點呢……”

  毛氏的心一下子冰冰涼。

  人都說養兒子沒用,娶了媳婦就忘娘,她原先還不信。

  姜武打小就聽她的話,毛氏覺得即便將來媳婦進門,姜武也不能被一個半道冒出來的女人籠絡了去。

  當初田嬌表現的又乖順又聽話,在自己面前賠盡了小意,讓毛氏以為是個好拿捏的,才會同意姜武娶一個寡婦的閨女進門。

  沒想到這小賤.人一肚子花花腸子,這才多久,就哄的姜武屢屢跟自己頂嘴。

  再看田嬌,才說了她兩句,眼淚就下來了,哭給誰看?還不是想讓男人心疼!

  毛氏氣得不輕,指著姜武道:“當初你倆還沒辦事呢就睡一塊去了,我不知道體諒人,她能進咱家門?結果我好心沒好報,愣是娶進來一個禍家精啊,把我兒子鼓搗的都要不認他娘了啊……”

  毛氏說著說著扯嗓子哭了起來。

  姜武急了,忙松開田嬌去哄她:“娘你這是干啥,我咋能不認你呢,你快別哭了……”

  毛氏把倆人婚前偷吃的丑事都給抖落了出來,眼看嗓門越來越大,怕她喊的人盡皆知,田嬌只能把眼淚憋回去,硬忍著氣上前賠小心。

  “娘你別氣了,都是我不好。從今天起早飯都由我來做,天冷,你和爹晚點起,擎等著吃現成的就好。”

  從嫁進姜家,她總共也沒進過幾回灶房,現在也是不得不暫時妥協。

  毛氏被兒子哄著,兒媳也服了軟,見好就收,不過還是嘀咕了一句:“你以后少纏著點你男人,養了這么多年,回頭身子都被你給掏虛了。”

  田嬌紅漲著臉,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。

  見她沒吭聲進了灶房,毛氏還囑咐了句:“今早不吃雜面饃了,咱吃白面的!”

  田嬌也是才看到案板上擺著好幾個大白面饅頭,還有一些果子糕點啥的。

  誰不喜歡吃好的呢,田嬌的心情也沒那么差了,好奇的問:“娘,你哪弄這些東西?”

  毛氏就等著她問呢,聞言扯著姜武進了灶房,把那些東西一個個攤開給他看。

  “妧丫頭家今天上梁,我占了個好地方,搶的最多。你看看,都是好東西,咱村里你見誰家上梁這么大方的?都說妧丫頭現在發達了,我看一點也不假!新屋蓋的還分前后院,都有咱家兩個大不說,用的還都是磚瓦,我今天去看了,院子里都鋪上磚了……”

  毛氏說起來滔滔不絕,還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。

  也不想想人家就是蓋再大再好的房,跟她又有啥關系?

  現在一口一個妧丫頭的叫了,當初還不是跟別人一樣喊人家克星鬼!

  田嬌心里咒著死老太婆,低著頭,露出半個側臉沖著姜武,似乎被傷了心。

  姜武果然心疼了,但想到剛才他幫田嬌說話惹的毛氏一通發作,又不好直接開口。

  毛氏還在夸個不停:“哎呦我的老天爺,這丫頭咋一下就轉運了呢,早知道她恁會賺錢,娘就……”

  “娘!”姜武見她越說越離譜,也顧不得了,連忙打斷她,怕田嬌聽了心里更不好受。

  “娘,你不用羨慕人家,等以后我和嬌嬌掙了錢,也給你蓋大房子住……咱先做飯吧,兒子都快餓死了……”

  “掙錢?也不看自己幾斤幾兩,她指望啥掙錢……”毛氏嘀咕著,到底不忍餓著兒子,就催田嬌快點做飯。

  她留了幾個白面饅頭下來,把案板上其他東西全都兜回自己屋藏著去了。

  “嬌嬌,你別往心里去,娘她就那樣……她還是很喜歡你的。”姜武邊幫著燒鍋,邊勸慰她道。

  田嬌露出一個苦笑:“我都知道的武哥,你不用說了。”

  喜歡?田嬌心里冷哼,那是跟以前一無所有的季妧相比罷了。

  現在季妧賺了錢,毛氏恨不得立馬把兒媳婦給換過來。

  說她憑什么賺錢?自己還偏就賺給她看!

  地窖里的菜全部都按照季妧的法子烘干了,明天她就去軍營。

  等她發了財,死老太婆就等著跪下給她端洗腳水吧。

  

  http://www.ziaxca.live/wenzhang/131/131399/475204007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iaxca.live。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wxguan.com
江苏快三走势图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