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館 > 情之所起,不知歸路 > 12、這一刻,最輕松!

12、這一刻,最輕松!

  太陽半邊臉頰藏在了地平線的下邊,余下的光芒,映得漫天橘彩,連云朵也忍不住用其描繪自己單調白色。

  街上已婚的婦人吆喝著,讓自家相公和娃娃回來吃飯;男人在酒樓上高談闊論;娃娃們守著糖人攤子,口水橫流……

  暮鐘敲響,在錦都一層層的推開,坊門逐個關閉,主干道上有一左搖右擺的醉鬼,在廖無人煙的路上,看著分外扎眼……

  他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在說些什么?

  千牛衛上前問詢,他眼皮都沒掀開,他們上前要綁,看見他腰間掛的牌子,便沒有為難,繞開繼續巡夜。

  醉鬼遇到了好幾隊千牛衛,都有驚無險的過來了。直到有一隊千牛衛的隊長,借著燈光認出了他是誰?

  無奈的搖頭,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了。回身點了兩個人,送醉鬼回去!

  兩人一臉不情愿的將人架起來,往晉昌坊的方向走,夜里無馬無車,兩人歇了二十幾次才來到晉昌坊,大慈恩寺門前。

  將人扔在地上,伸手’咣咣’砸門,將自己憋的火,都撒在了紅色的山門上……

  禾豐揉著眼睛,一臉不高興的往大門口跑,開了山門,見兩位千牛衛,拖著一個醉鬼在門口。

  他好想說,這個……請你們扔在別處!

  “阿彌陀佛!”一聲低沉的佛號,在禾豐身后響起,“有勞二位了!”

  天相從袖袋中拿出兩個黑色的荷包,分別遞給了他們,二人微微推辭,見老和尚是真心想給,便收在懷中,告辭離去。

  “古佛師兄,你怎么又喝的爛醉?”禾豐嫌棄的踢了踢他,見他軟軟的倒向一邊,叉腰嘆氣,剛要伸手將他拉起來,卻被住持攔住了。

  難道,住持終于想開了,打算扔古佛師兄在山門口睡一夜,以作懲罰?

  他正想著,卻見住持將古佛師兄背在身上,一步步顫巍巍的往僧舍里走,他急忙跟上,想幫忙……

  “不必了!”天相停下,喘了口氣,“你去將山門關好即可!”

  禾豐站在夜風中,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什么?可他不覺得,自己做錯了什么啊?

  天相一步步的蹭回古佛的房間,在那些堆砌成山的書籍中左躲右閃,把床上的書掃到地上,才將古佛好好的放在了床上……

  “唉!”天相擦了擦頭上的汗,無奈的看著他,有心拍他兩下,又覺得心疼,便在一邊尋了個空地,坐下來打坐。

  翌日清晨,古佛抱著頭在床上翻滾,一會兒哼唧’餓’,一會哼唧’渴’,就是不起床!

  天相端著米粥推門而入,見他還在床上翻騰,便將碗放到了桌子上,先給他送了杯水……

  “老頭兒?”古佛喝了水,感覺人也清醒些,環顧四周,發現在自己的禪房里,頓時驕傲的看著天相,“老頭兒,你看我這次有進步吧!喝了那么多,還能自己走回來……”

  “阿彌陀佛!”天相起手一個佛禮,“這位施主,你昨天是被千牛衛送回來的!”

  “呃……”古佛憨笑的搔搔頭,“老頭兒,我餓了!”

  “粥在桌子上……”天相轉身往外走,打開房門的時候,被他叫住了。

  “老頭兒,我今天會將這屋里的書收拾好,你讓人幫我還回去,好不好?”古佛垂著頭,笑的有些難看,有些難過……

  “好!”天相沒有回身,十月的風漸涼,吹的人舒爽。

  古佛在屋內將一本本的書分類收好,該還哪里的,都在第一本的書中,夾上名稱及地址。

  他又打了水,將屋內徹底清掃了一遍,感覺從未有過的清爽……

  素衣在屋內試著搖煙做好的衣裳,大紅色的襦裙,上繡金色的彼岸花,銀色的裊裊輕煙,白色的帔錦上繡著緋色的彼岸花,與裙角上的,交相呼應。

  邢寶在一旁看著,覺得美不勝收……

  素衣將衣裙換下,讓搖煙再去改瘦些,見邢寶向她走來,伸手抱住了他。

  邢寶單手將她抱起,走回軟塌上,將她圈在自己的懷抱中,手輕輕放在她凸起的肚子上,感受里面羸弱的生命。

  “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,明天真的要舞上一只?”邢寶有些擔心,那個花藝婷四處宣揚,素衣比她更會舞,導致整個錦都都竄騰司玉衍,讓他辦一場宴會,來賞舞。

  十五那天,司玉衍問素衣,可否安排?

  素衣沒有任何遲疑,一口答應下來!

  難道,司玉衍無論提什么要求,她都要答應?

  她……就不能拒絕一次嗎?

  哪怕……一次……一次也好啊!

  “嗯!”素衣點點頭,“這次是有人刻意煽動,若不應承下來,怕他不好做人!

  況且,我在這里的事情已經了了。

  也是時候,該離開了!”

  過去那么多年,只有這一刻,最輕松!

  她已經明明白白的要失去他,總比提心吊膽的可能會失去他,要好的多……

  “素衣,你與我說實話……”邢寶扳過她的臉,“你是不是要死了?”

  這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啊!

  讓他如何舍得放手?

  可,從素衣打算留下這個孩子的時候,他就覺得不對勁兒,她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!

  那天,她明顯是想要氣走古佛……

  “是!”素衣張了幾次口,才勉強發出蚊蠅一樣的聲音。

  她趕不走邢寶,終究是要面對的!

  “什么時候知道的?”邢寶松開手,傷心的看著她……

  “從開始的時候……”素衣親了親他的眉眼,想吻掉他的悲傷,雖然徒勞,但她還是想做……

  “所以,你才千方百計的讓我走……是怕我阻攔你嗎?”邢寶閉上了眼睛,感受著她有些干裂的唇,親吻帶著刺痛。

  “不!”素衣搖搖頭,“我怕你傷心!”

  “還有什么……是我能為你做的嗎?”邢寶抵著她的額頭,看著她,看著她,看著她……

  “有!”素衣未開口,先紅了眼眶,這要求……很殘忍!

  可是,除了他,她不知該求誰?

  “你說!”他將頭埋在她的脖頸,不想讓他看著自己……他果然……只能要她許來世……

  “在北梁,有個桃花溪,你可知道?”素衣揉了揉他的發,感覺著脖頸間的濕潤……她終是將一個鐵漢……欺負的哭了……

  “我知!”邢寶并不抬頭,只想在她懷里,哭上那么一場……在她還活著的時候……告訴她,這世間,還有人這般留戀她!

  “那麻煩你……將我的尸體埋在那里……”她有預感,她似乎無法堅持到北梁了!

  昨日向教官要了激發潛能的藥,但愿還能再挨上兩個月,不然,讓邢寶帶著尸體趕路,也忒不講究了!

  欺負人,可以!

  欺負的太過,就會像她一樣,招報應的!

  “好!”邢寶悶悶的答應,將手臂收的更緊些……他要好好抱抱她……再她時日無多的未來里……

  http://www.ziaxca.live/wenzhang/131/131789/7892679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iaxca.live。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wxguan.com
江苏快三走势图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