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館 > 籃球皇帝 > 第十六章 經紀人

第十六章 經紀人


“你們猜猜,今年學校的拉拉隊里有沒有E杯罩?”巴特和吳皇、吉布森在訓練館門口,看到學校的拉拉隊女郎們坐著一輛巴士路過,很想在里面找到一個無腦一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笑笑沒有答話,他要保持自己的紳士形象,不能像巴特這樣口無遮攔,雖然他的心里也總惦記學校的拉拉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E杯罩還怎么跳舞?”泰·吉布森作為大四的老學長,知道拉拉隊里最多能找到D杯罩,胸部過量實在不方便在場上又蹦又跳,還容易下垂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現在已經融入了巴特和比利的小圈子,同時也和隊長吉布森相處的很融洽,球隊里除了被他搶走主力位置的穆加金以及原定的核心德羅贊外,沒有人與他不和,人緣方面處理的很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 巴特·布萊是二年級生,一提到拉拉隊,這個富二代立刻打開了話匣子:“我們學校的拉拉隊在全美大學里數一數二,在太平洋十聯盟里只有UCLA能較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笑道:“是因為這里是洛杉磯?”

        巴特搖搖頭:“沒錯,但這不是重點,你要知NBA球員不能和拉拉隊私下交往,但在大學里可沒有這條規定,我們可以光明正大泡那些長腿女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布森在旁邊又給他潑了一桶冷水:“但是據我所知,拉拉隊里長腿的女孩也不多,就算有,你也要和其它項目的明星們競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巴特聞言,心里很不爽,不過吉布森說得對,南加州大學的橄欖球隊和棒球隊的成績,這幾年都比他們籃球隊要好,加上學校里打籃球的大多是黑人,拉拉隊員很少愿意和籃球隊的球員交往,當然除了黑人拉拉隊員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開學一個星期了,我還沒看見過咱們學校的拉拉隊表演。”吳皇對此很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巴特解釋道:“這段時間,她們正在選拔隊員,接著還要訓練一段時間才能代表學校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又問道:“啦啦隊的選拔競爭很激烈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巴特估計是去過拉拉隊那邊偷窺,好像什么都知道,聞言回答道:“當然激烈,她們每個人都要會跳各種形式的個人操和個人舞蹈,在選拔考核過程中,還會抽查各種單項動作以及口號,如果有錯誤,就會被淘汰。當然,也會考量外表形象以及氣質,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點點頭,休息夠了以后他又走回訓練館,撿起籃球繼續練習大多數球員都認為很枯燥的運球訓練。

        弗洛伊德見到吳皇第一個結束休息,對他的訓練態度很滿意,而且他發現,吳皇的體能非常好,他的訓練量可以說是球隊中最多的一個,但是訓練賽里最不知疲倦的依然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沒有充沛的體能,吳皇是絕對辦不到這些的,體能也是身體素質的重要表現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5點,又是一天訓練完畢,吳皇開車準備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國大學對住宿的規定千奇百怪,有的學校會限制大一新生必須住在學校宿舍,但也有一部分學校不限制學生住在哪,更有一些學校根本沒有宿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加州大學屬于不限制學生一定要住宿舍的一類,雖然大一新生有近七成還是會選擇住在學校,這樣各方面都會方便,不過吳皇就屬于少部分沒有選擇住在校內的學生,他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公寓,每天開車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的家本身就在洛杉磯,他可以選擇回家住,但是路程有點遠,開車一個來回要四十分鐘,這個時間能讓他做很多事了,所以吳皇只會在周末的時候回家住兩天,平時他就住在自己租的單人公寓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是周末,吳皇準備回家住上一天,而且他的兩個鄰居后天也要去上大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瑞茲家族的老二和老三是雙胞胎,年齡和他同歲,這兩兄弟的開學時間比他晚了十多天,現在也要啟程了。幾天前三個基佬就給他打電話,邀請他回來參加歡送會,不過吳皇聽著怎么有點像一去不返的勁頭呢?

        開車回到家,天已經黑了下來,他的鄰居早把院子布置的燈火通明,看起來今晚是一個大晚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hugo,你這是在開車嗎?”吳皇剛一下車,就發現一個小不點站在車門前,一臉鄙視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頭,幾天不見又長胖了,你該少吃點?”吳皇見到是正在掉牙的科洛·莫瑞茲,心里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今天打扮的像個洋娃娃,聞言嗤笑一聲,露出一臉嘲笑的表情,說道:“我剛剛看到有輛單車在路口跟你平行,直到你停下來,他還是跟你平行,你難道不覺得丟人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聽到這話,臉色不禁一紅,隨后惱羞成怒地開門下車,反駁道:“你這個小丫頭是近視眼嗎?我只用了三十米就把他超過了,明明停車后他才超過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哼了一聲,轉身走回自己的院子,送給他兩根迎風搖擺的雙馬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兒子,你回來了。”吳澤天穿著一身唐裝走出來,張美琴則是一身旗袍。

        吳澤天等著吳皇把車停好后,說道:“你先去洗個澡,換件衣服,宴會8點開始,我先過去和老莫瑞茲喝兩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連忙問道:“宴會什么規格,都是些什么人參加?”

        吳澤天頭也不回的答道:“莫瑞茲一家的親戚大多不再洛杉磯,都是工作上的同事,剩下的都是鄰居,不用穿得多正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明白了,他接到老三科林·莫瑞茲的電話,還以為是多么正式的宴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剛才明顯是偷偷跑出來和吳皇打招呼,莫瑞茲家的三個基佬正在院子里招呼客人,剛才雖然見到吳皇回來了,但也不好放下其他客人,跑出去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的父母先一步來到莫瑞茲的家中,吳皇換完衣服也跟了過去,結果剛一進門,他就見到三個帥哥和豁牙的小科洛一起跑出來迎接他,這可讓吳皇有點受寵若驚,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這么個夾道歡迎法,他實在感覺亞歷山大!

        參加宴會的不少客人們,見狀都向吳皇看來,讓他心里更加蛋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美國,客人進門后,主人的確要全家出來打招呼,這是基本禮儀,就連小孩子也不例外,而客人也要一一回應,尤其不能冷落了孩子,那樣會使他們的父母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話說回來,這種宴會一般都是分開招呼客人,逐個打一下招呼就行了,只有來了什么大人物的時候,這家的主人才會一下子全涌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Hugo,你好像更結實了。”老二特雷弗·莫瑞茲是四兄弟里最帥的一個,上來一拍吳皇胸口,嚇得他小心肝撲通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,我才重了一磅。”吳皇有點尷尬,貌似他和這四兄弟相處的時候,一直都很尷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Hugo,我們好久不見了。”四兄弟的老大,布蘭登·莫瑞茲是普林斯頓大學的高材生,如今已經是大四生,聽說已經拿到經濟學博士和法學學士學位,是個名副其實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好久沒見到布蘭登了,這位大哥當年還幫他補過課,雖然補課時的眼光有點嚇人,不過對他確實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互相擁抱,吳皇開口問道:“我聽特雷弗說,你已經在CAA實習了,那可是全美最大的經紀人公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布蘭登·莫瑞茲點點頭:“這是上個月的事,將來你成名以后,我會找你談經紀人的事,現在還不用著急,你專心打好大學的比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皇覺得這事應該記下,找經紀人是他未來的一件大事,一定要找個放心的人來做,布蘭登雖然是個彎人,但絕不會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二特雷弗·莫瑞茲和老三科林·莫瑞茲選擇的是紐約大學,吳皇和其他兩人相互擁抱之后,又和莫瑞茲夫婦打了招呼。這時候,他突然發現還有個小丫頭站在旁邊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對吳皇無視自己很不滿,嘟著小嘴一臉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國的禮儀和國內有很多不同,小孩子在國內通常是被長輩所無視的存在,很少有人會跟小孩子打招呼,但在美國不行,那會被認作是不尊重主人的體現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穿著她的小公主裙,有恃無恐地張開手,準備管吳皇要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吳皇連忙蹲下,沒想到小丫頭居然趁機占他便宜,上來就他臉頰親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美國,客人與小孩打招呼,可以握握手或親親臉,但如果小孩子親了你的險,那你也一定要親親她的臉,所以吳皇只能親了科洛·莫瑞茲的臉頰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第一場比賽在10月1日,對手還沒有確定。”吳皇被四兄弟問到比賽的事,原本四兄弟都打算來看他的比賽,但現在各自都要面臨大學生涯,恐怕很難成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布蘭登·莫瑞茲舉著酒杯,笑道:“不要緊,我相信南加州大學可以打進全國錦標賽,到時候我們可以去大球館看你的比賽。”其他三兄弟也都舉起酒杯,附和道:“沒錯,我們全國錦標賽上一定會去支持你,其它的比賽就在電視前支持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洛·莫瑞茲在一邊拉著吳皇的褲腳,搶聲說道:“等等,你們看不了,可我能看啊!”小丫頭見到吳皇看過來,笑得很甜很甜:“我可以讓吳伯父帶著我去看你的比賽,我的時間可是大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小丫頭,有時候老是跟他作對,但有時候又像個腦殘粉,吳皇覺得她比自己的性格還復雜,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科洛·莫瑞茲圓圓的臉蛋,笑道:“那好,我叫我父親看比賽的時候帶著你一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;


  http://www.ziaxca.live/wenzhang/43/43327/2486407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iaxca.live。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wxguan.com
江苏快三走势图表下载